京雨鯨魚君

看完這就是街舞的腦洞ww

【錘基】看你跳舞

洛基是不看人跳舞的。
更精確的來說他是只看自己的學生跳舞,糾正、指導、教學,每天重複著一樣的事情,這樣的視覺疲憊和心理壓力,讓他選擇不看其他街舞老師的舞蹈。
直到有一天,東尼急急忙忙的把剛下班的他叫回教室

起初,他以為東尼只是又一次誇張化了。
但沒想到來的真的是個殺手

「世界比賽冠軍、國內各大舞蹈比賽冠軍⋯⋯這傢伙!」看著東尼一臉贊嘆、那些洋洋灑灑的複印獎狀、照片,洛基氣的咬牙。
「這傢伙以前是我的學生。」看著教室裡快速做著地板動作的索爾,洛基手裡的履歷被捏皺了。

「你是說最後搶了你的工作和冠軍的那個傢伙?」。

洛基從前並不是鋼鐵舞室的老師。而是在隔壁鎮的奧丁教室教跳舞。
但在幾年前,他因為比賽失利傷了腿,接著被奧丁辭退,他才輾轉來到鋼鐵舞室。

「好吧!如果你很介意的話⋯⋯我們不如就跟他say goodbye?」東尼看著洛基。而黑髮男人臉上陰霾重重。

「不!就讓他教啊!」如果讓東尼辭退他,不就證明是自己怕了他?

也因此索爾在洛基複雜的內心和東尼愉快的笑容之下簽下了合約,正式成為鋼鐵舞室的員工。
索爾專攻locking和breaking;而洛基更擅長一些像Jazz等性感的舞蹈。

有趣的是索爾總是纏著洛基。
舞風不同,但卻總是問些對方舞風的問題。
明明有著新仇舊恨,但卻像隻黃金獵犬般用著濕漉漉的眼神看著洛基。讓向來心狠手辣的男人難以下手。

「老師,你看一下這段影片。您覺得這樣表現好嗎?」
「索爾奧丁森!這個你不會去問克林特嗎?」
「可是⋯⋯克林特不肯教我啊!」 他根本沒來問好嗎?克林特表示
「⋯⋯我只跳一次!」
一日為師 終身為父大概就是這樣的意思吧!

某日,當所有人都離開教室時,被索爾纏的煩悶的洛基,在送走最後一個學生的之後,親手關上大門,一個人躲在舞蹈教室裡喝酒。

喝著喝著,隨性的跳起舞來。
在傷了腿之前,洛基本來是專攻locking的,但受傷傷癒後,不論在跳上千百遍,
對著鏡子,他總覺得不如從前的自己。

但或許是喝了酒壯了膽,除了locking外他還做了一些風車之類的大地板動作。或是偏性感給女學生跳的舞風。
當他在鏡子前扭動身軀時,一個高大的身軀就這麼貼上他的後背。
「你來幹嘛?」他瞇著眼睛看著身後的金髮男人,隨著音樂舞動,索爾的手在他的胸膛、腰、甚至屁股上游走。

「我來看您跳舞⋯⋯」索爾輕聲在洛基耳邊呢喃著,溫熱的熱氣噴上敏感的耳朵,讓洛基忍不住酥麻。

「我想看您跳今天教學生跳的那首⋯⋯」椅子舞,坐在椅子上性感的擺腰、白皙的雙手輕輕放在椅背上就像柔軟的葡萄藤。
「那你去拉張椅子來!」
「現成的椅子不就在這嗎?」

音樂正好停下,索爾坐在地上,身上坐著要教他舞蹈的老師。

Fin.

我其實對跳舞研究不深,如果有用詞錯誤請多包涵,就我只是想要讓這兩人跳舞嘿嘿

【錘基】【男友力30題】—0.2。我一直在這裡

【錘基】【男友力30題】—0.2。我一直在這裡

*架空設定

*高中教師基x雜誌社長錘



這是他們在一起之後發生的事。

索爾常常在睡夢中驚醒,虎軀一震,床鋪也隨之憾動,睡在身旁的洛基也會被震動嚇醒。

幸運的是,由於少年時期那段漂流歲月。洛基早已學會無論何時何地,都能馬上入睡。但他的哥哥就沒那麼幸運了。索爾會躺在床上,粗重呼吸聲在房間迴盪。

接著他會起身走到浴室,通常是沖個澡洗掉惡夢帶來的汗水,但有些時候索爾會待在廁所裡一、兩個小時,洛基不知道他在裡面幹什麼,因為廁所門通常都是上鎖的,只有鵝黃燈光會從門縫透出,透露出有人在裡面。




到了第三次——還是第十次?洛基就受不了了。



索爾又把自己關在廁所裡時,洛基就直接從床頭櫃掏出新打好的備用鑰匙,跳下床,緩步走到廁所門前,將鑰匙插入鎖口,喀喀兩聲將門打開。

原先抱頭坐在浴缸裡的索爾驚訝的瞪向門口,看著戀人若無其事的走進廁所,關上門。

接著脫下褲子,直接愉快的上起廁所來。




一時之間,安靜的廁所裡只有洛基解放自己的水聲,和索爾被驚嚇過度而變粗的呼吸聲。

按下抽水馬桶的按鈕,看著水嘩啦啦的流走,洛基感覺自己被吵醒的怒火稍稍減輕了一點。

「原來睡在浴室裡比較不會做惡夢。」洛基開口仍是損人不手軟,索爾看著洛基,吶吶的開口說:「我只是不想吵醒你。」

「你現在就已經吵醒我了。」洛基打了個呵欠,疲憊的表示。「說吧!你做了什麼夢?」洛基大步向前坐到浴缸旁邊,看著坐在浴缸裡一臉茫然的索爾。



隨著時間過去,高大男人怯懦的看了看越來越不耐煩的戀人,終於小聲的開口了:「⋯⋯我以為你走了。」洛基一聽,臉上浮現出驚訝。

他當然知道索爾指的是什麼,少年時代的一場爭執,導致彼此失聯十年。

如果不是東尼.史塔克,現在他們兩人應該仍是形同陌路,保守的天主教高中老師和風流的八卦雜誌社社長是不會扯在一起的,更別提有兄弟之實的他們如今會在一起。



「因為做了個蠢夢,就把自己關在廁所裡,該讓父親看看你這副蠢樣。」索爾一愣,正想反駁,嘩啦一聲,上方的花灑撒下冰冷的水柱,潑的毫無防備的索爾一身。

「你做什麼!洛基!」不管是誰突然被冷水噴濕都會生氣的,但索爾還沒發怒,洛基就已經輕飄飄的跳進浴缸,跨坐在索爾身上。

「我做什麼?我是要告訴你——」諾大的雙人浴缸,塞下兩個成年男人綽綽有餘,索爾痴愣著看著水,在洛基身上蔓延,濕透的米白汗衫下是黑髮男人精實的肌肉線條和曖昧的兩點茱萸。

「我一直在這裡。」用拳頭用力捶了一下索爾的胸口,洛基望著索爾宛如大海般深邃的藍眸說。



水柱不知道何時轉為溫熱,氤氳繚繞,蒸汽緩緩上升,將鏡子染上一層曖昧不明,只剩下兩個相擁的倒影


FIN.

題目出處:https://paste.plurk.com/show/1655941

這次男友力換成我們Loki了嘿嘿
最近都沒空發文,只能盡力多寫了!

【錘基】【男友力30題】—0.1傾向一邊的雨傘



*架空設定

*八卦雜誌社長錘x高中教師基

氣象預報向來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建議,對於沒有準備的人沒有任何幫助。
洛基站在教學大樓迴廊下看著原先晴空萬里的天空,在短短20分鐘內烏雲密佈,落下傾盆暴雨,讓他的心情頓時也從高點落向谷底。
「老師再見了!」一旁有學生大聲向洛基道別,洛基沒來得及回應,學生頭上頂著書包,毫無顧慮的就往大雨裡衝去,瞬間被雨勢淹沒蹤影。
如果還是個青少年,或許自己也會義無反顧的衝進雨裡吧?洛基心想著。回到家,自然有人讓男孩換下濕透的衣物,趕著他去洗個熱水澡,暖烘烘的出了浴室,熱騰騰的晚餐就擺在眼前,也許還會有人先端杯熱可可給他⋯⋯


洛基嘴角揚起一陣嘲諷,是在想些什麼呢?這種生活早已離他遠去多時。
回到租來的高級公寓,最多也只剩調理包和冷凍食品等著自己。洛基搖搖頭,打算回到辦公室等著雨勢稍緩,在回公寓。
但就當他要回去教室時,鬼使神差的他回頭看了下大雨中的校門。


在還沒完全關起的校門前,一抹紅色身影緩緩走進校門。洛基屏住了呼吸,也許是校門口那盞小白燈瓦數不夠、或是下雨視線模糊竟讓他看走了眼。
直到索爾奧丁森站在他的眼前。


「怎麼會來?」洛基看著撐著一把大黑傘,一身輕便打扮的男人,帶著有些溫暖害羞的笑容看著自己。
「剛剛下雨我就想說你會不會沒帶傘,結果你還真的沒帶——」,「誰、誰說我沒帶的?我只是站在這裡看看!」洛基別過臉,索爾大笑出聲,讓他更覺羞澀。
「走吧!走吧!我們去吃晚餐。」索爾一把將洛基拉進傘下,帶著他走出迴廊。「誰說要和你吃飯的?」洛基不從,想要轉身回去,但索爾大手一撈,直接搭住了他的肩膀,不讓洛基離開。
「拜託啦!我今天跑了幾個會議,都還沒吃東西呢!」索爾唉聲嘆氣著。
「那是你的事情,不懂美食和愛護自己的人別跟我吃飯。」洛基說是這麼說,但腦袋裡已經在想著一些餐廳,是好吃又種類多是清淡口味的料理。


傘下二人邊鬥嘴邊笑著,若從後面看去,金髮男人右邊半身幾乎濕透,大黑傘保護著黑髮男人的每一寸肌膚,就像索爾搭在洛基右肩上的大手一樣,溫柔溫暖。
FIN.
題目出處:https://paste.plurk.com/show/1655941

《黄色パンツ》淘寶通販

西云:

通販連結走這
大家好!等那麼久抱歉!
已經可以買啦!拍下的時候請詳細閱讀貨物說明,預計下個月才會發貨。
先前的《Imperfect》還剩幾本餘本,快賣完了,歡迎大家帶走:連結走這!代理貨運那邊也快發貨了><